• 用户名:
  • 密 码:
  • 验证码:

分类导航

首页 > 三国烟油背景故事 >

三国烟油背景故事

在神州大陆的南部,严寒高地与湿地之间有一处峡谷,她的南面是无尽之海,东面是禁忌之海。她就叫做三国峡谷。同盟与契约在这里展开过殊死的战斗。三国峡谷由三条狭长的山谷组成:西面的无尽峡谷,东面的禁忌峡谷,以及中间的中央大峡谷。在和平安详的年代,这里是南北经商的必由之路,在这里永远都不会缺少黄巾军的影子,就算是战争时期,他们也不曾考虑过要离开这片曾经的黄金之路,他们嗜财如命的品性就像飞将军的强大一样为世人所共知。

       在始魔蚩尤去世后的很多年之后,在三国峡谷,契约军团仍然在不断由寒冷的北方之地南侵,勇猛异常的契约军团先锋部队虎豹骑以摧枯拉朽之势一直将同盟势力逼退到严寒高地,严峻的形式迫使一直处于观望状态的“解烦军”终于加入了联盟,开始与“白耳兵”“白马义从”们一起对抗契约军团。很快,由月羞花与美周郎率领的第一批“解烦”部队,由刘皇叔率领的“白耳兵”,由卧龙率领的“无当飞军”,在严寒高地的吟忧谷与契约军团展开了空前惨烈的战斗。这场战斗的直接结果便是,月羞花阵亡,刘皇叔失踪,卧龙伤退,吟忧谷最终还是失守了。作为胜利方的契约军团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改革家阵亡,冢虎与乱世奸雄内讧一同死亡。双方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封锁消息。而后,契约军团神威天将军亲率的更为尖锐的“西凉铁骑”抵达严寒高地时,同盟的藤甲军也于不久后抵达湿地,由此,三国峡谷之战烽烟燃起。

       三国峡谷的战斗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双方在此投入了一批又一批部队,同盟与契约都明白,三国峡谷是神州大陆南部最后一处险要地带,过了三国峡谷便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那些英雄们也相继投入到战斗中,契约军团的强大远远超出了想象,当同盟军团由“解烦”到来而鼓舞起来的士气渐渐被无止尽的战斗消磨掉时,契约的优势越发的明显,勇猛凶残的“西凉铁骑”永远不会有恐惧与疲倦的感觉,而其他部队更是强烈的渴望死亡的气息。虽然同盟防线在子龙出色的个人表现下还不至崩溃,但指挥层都明白,如果不能改变目前的现状,就算子龙一直变身处于强大的龙纹状态也无济于事。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为人们所误解为卑鄙,贪婪的黄巾军毅然加入同盟的阵营,同时带来的还有他们祖辈的誓言以及三国峡谷的真相。原来早在一万年前,三国峡谷的某处就残存着一种包含力量十分惊人的井水。万年来,这份惊人的力量不断的吸引着一些渴望力量的能人异士,但是结局都无一例外走向邪恶,然后死亡。这其中就包括黄巾军所永远崇敬的那位先祖首领,一个博学的,无所不知的大贤良师。为了避免这悲剧发生的一再发生,那位大贤良师弥留之际要他的族人们以自己黄巾军的身份起誓,生生世世守护三国峡谷,守护凝聚这无上力量的井水!这便是黄巾军之诺言。为了守护这个诺言,黄巾军忍受着世人鄙夷的眼光默默的守护在三国峡谷.然而,黄巾军的到来除了给联盟带来高昂的士气之外,也带来了无法磨灭的哀伤,在第二天的战斗中,现任的黄巾军首领大贤良师与契约军团的:虎痴——“虎豹骑”军团长。同归于尽,这是英雄之间的对决,人们永远会记得虎痴团长那记强悍无匹的野蛮冲撞,也永远会记得大贤良师那匪夷所思的鬼门之术,人们永远都会记得这天叫做第一个哀伤日。

       三天的哀悼仪式的结束意味着新的战火已经重新燃起。虽然黄巾军英勇奋战活跃在战场的任何角落,但是组织散乱不适合正面战斗的他们,并没有能够根本改变现在的僵持局面。而且,新的危机又来了。在第一个哀伤日后的第十三天,古之恶来——这个蚩尤座下的第一残暴之将由外域抵达澄海峡谷之后,整个的战场僵持局面被彻底的打破。他的凶残与强横无情的打击着同盟将士的心理防线,他的到来弥补了虎痴团长的位置,由他带起的冲锋所向无敌。局势不断的恶化。同盟军现在也就是依靠着两道高地上的防御进行着顽强的防守。无休止的冲锋,后撤,再冲锋,再后撤,彻底惹怒了古之恶来,这个人间凶器。他选择了最后一招——十方俱灭,召唤着无数被他屠杀的同盟军士的灵魂对同盟防线进行着轰击,瞬间便对同盟军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眼见局势危急,受人仰慕的美周郎,永恒的水之守护者以自己对教义,对生灵,对自然的无比崇尚之情唤来宁静之雨,雨水中蕴含生命的力量不停滋润着这片饱受磨难的大地。在宁静之雨的作用下,联盟防线固若金汤,但美周郎自己却越发虚弱——终于,无限的透支导致精神的虚脱,那些被古之恶来召唤而来的黑暗灵魂无情的侵蚀着这个挺拨安静的年轻人。以宁静之雨为谢幕,他离开了这个他曾经深爱的世界,曾经深爱的师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将月羞花已经阵亡的消息告诉了他的师弟——强大且深爱着月羞花的子龙,然后便撒手人寰归天去了。愤怒!杀念!淅淅沥沥的宁静之雨没有能够浇灭子龙心中的愤恨,这个战士选择了最为直接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恨,豪龙胆在他手中飞舞,独身一人杀进了契约军队,目标直指那个最肥大的身躯——无论古之恶来曾经多么不可一世都不能成为他继续活下去的理由。第二个哀伤日的黄昏就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在子龙远去的背影中这样凄凉的结束。

       失去古之恶来这个强力的助手无疑是对天灾的巨大打击,那些由古之恶来带来的战士全体溃逃,躲到了无尽峡谷的一处山洞中。但同时失去美周郎和子龙对联盟的打击更为沉重。由于美周郎的牺牲唤醒了人们心中对正义的坚定信念,在信念的力量支持下,联盟军团迎来了第一个辉煌的胜利,卧龙适时的苏醒无疑是最主要的原因,而另一个原因同样不能忽略,月影组织的到来。虽然人们一直在猜测是什么原因使的这些神秘的组织加入联盟阵营,但是真相永远只有卧龙和月影首领凤雏知道。无论如何,他们的参战所带来的胜利永远都值得纪念,天灾军团为此损失惨重,尤其是毒士的阵亡,虽然客观的说毒士自身并不是一个强大的英雄,但是他所召唤出来的毒雾却一直是联盟将士冲锋时最忌讳的障碍之一。高昂的斗志,新军的加入形成的强大战斗力迅速将战线向契约军团压缩,最终在一记绝世的无双乱舞之后被僵持在了中央大峡谷的中端,契约军团中那个以战为生的飞将军最终来到战场上。

       另一件为同盟将士所恐惧的事物便是小乔神秘的黑暗之箭了,随着战斗的进行,人们发现这黑暗之箭不仅威力愈发强横,而且射程也更加惊人。但是契约方面也丝毫不好受,同盟方大乔那些如影随形的光明之箭对契约部队来说无疑是煎熬。战争的意义也似乎从关隘争夺战演变成了二人之间正义与邪恶的对决。

       第二个哀伤日后的第九天,一个消息不胫而走,在三国峡谷靠近契约方的山谷中发现一个山洞。契约将士很强烈的感受到其中散发出来的邪恶意志。而同盟上层也为这个消息焦头烂额,由黄军巾处获知,那个山洞便是他们世世代代以来守护的圣邪之水的所在地。如果被契约方获得将不可避免的输掉整场峡谷之战,甚至整个神州大陆。由此,正面主战场之外,更重要的一场战斗爆发了。同盟军的大乔与契约方的小乔在此展开了争夺。

       信念与意志的一次次对决,激昂与狂热的一次次碰撞,无情的摧残着这片大地。大乔,小乔,这对生死的飘零女子游侠,各自为着自己的信念而战斗,对光明与秩序的追求,对荣耀与野心的渴望;对正义与生命的热爱,对邪恶与杀戮的狂念。这片大地成了唯一的见证人。强大力量的冲击带来了意想之外的结果,在一次强烈的爆炸之后,山洞塌方了。从滚滚的烟尘之中走出来一个恶魔,那个带着悲伤离去的子龙,现在,他以最邪恶,最强大的方式再度降世,只是,他豪龙胆将会指向何处。

       正面战场上,年轻勇敢的美髯公,年长睿智的水镜先生,英俊飘逸的卧龙还有神秘的凤雏对只有飞将军扛鼎的契约防线发起了最后的冲锋。虽然飞将军是孤身一人,但他并不孤单,无愧曾经败子龙的强大战士,施展起成名之技镜花水月之后,2个分身,1个本体,架起无双方天画戟,坐下神兽赤兔,以三敌四仍游刃有余。

    (如果要评价对三国峡谷的认知程度的话,守护三国峡谷亿万年的黄巾军无疑是联盟契约中最为深厚的一方,但即使是他们也还只是知道冰山一角,三国峡谷远不止圣邪之水遗址这么简单。三国峡谷同样意味着世间最邪恶,最超乎想象的阴谋:长达十年的战争耗尽了这个世界的元气,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战士,最睿智的法师,最神技的游侠,最勇猛的武士全都来到了这块神奇的峡谷之地,这意味着如果彻底毁灭这里的话,将一次性就能摧毁整个神州大陆的抵抗力量。再没有比这更省事的方式来统治神州大陆了。那个对神州大陆念念不忘的阴谋者也为此等待了漫长的岁月。而如今,所有一切事情的发展,都在为他回来做准备.)

       带着满身伤心的子龙,唯有通过战斗,才能麻醉自己。深知大事不妙的大乔,小乔,默契地选择了远远的避开。这个恶魔,丝毫没有理会二人,径直来到了中央大峡谷,在那里,另一个强大的战士飞将军正在以一己之力对抗着同盟大军,没有人可以动摇无敌的意志,即使是这个眼前曾一刀斩杀古之恶来的龙纹状态恶魔子龙也不能。绝技无双乱舞再次风起云涌,带着摧毁一切的意志,带着挡之者死的霸气,带着对改革家的哀念,带着一丝不曾有过的邪恶。无双乱舞向着子龙涌去。那个满眼空灵的子龙,是什么使他毫不在意眼前的险象环生。。子龙眼中荆州那缕清风,徐徐的吹,还有那人,而如今,已尽不再。对月羞花无与伦比的爱所带来的是对命运无以加复的恨,终于唤醒了那个心中的恶魔,那个不同以往的恶魔,带着浓烈的圣邪之水的气息。来吧,我要斩灭这个没有她的世界的一切。戟与枪碰撞的一瞬间,流彩纷繁,万念俱墨。

       在禁忌峡谷靠近同盟的山谷同样有一处山洞,被魔法力量封印的洞口使黄巾军也没能发现它的秘密,山洞里,一个邪恶的阴谋家正在等待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就是现在了!中央大峡谷,契约与同盟阵前,宿命的对手,为了各自的信念而忘我的战斗着,将灵魂出卖给心魔换来无穷的力量只为各自心中的信念,为了爱人,为了兄长;为了改革家,为了战斗;为了毁灭这个黯淡的世界,为了重建那个光辉的家园;为了洗刷心中的郁愤,为了实践最强的诺言。一道光过后,邪恶预言家便来到了中央大峡谷,并立刻消失在了那个无双画戟与豪龙胆碰撞流彩纷繁的地方,带走的还有飞将军与恶魔子龙的灵魂与躯体。

       片刻之后,火燃起!一片废墟之中,蚩尤重生!!!!无论是同盟还是契约都无法经受住这种炽炎的煎熬。现场只剩下了那些曾经身行伟岸的英雄——美髯公,卧龙,水镜先生,凤雏,以及到现在为止都尚未现身的神威,还有那两个消失在树林中的大乔,小乔,只是现在,还有谁能够阻止蚩尤,当年那个击杀蚩尤的最后宿敌轩辕早已化做星辰。蚩尤的再世给所有的人带来了无比的震惊,惟独他除外——神威,曾经杀父弑君灭师的高贵贵族,从吟忧谷之役之后就渺无音讯的铁骑统帅,带着龙骑尖。气宇轩昂的现世。乱世奸雄临死前的遗言使得面前的一切对他而言丝毫没有一丝震惊。对于他的出现,反应最大的莫过于年轻的美髯公了——他的父亲便是死在了这个手持龙骑尖的男人手上。现在,该是真相大白的时候了,卧龙拦住了美髯公愤怒的脚步。。。早在吟忧谷之役之时,事情就越发的蹊跷,乱世奸雄大人亲自出阵,冢虎不配合的表现,改革家一如既往的表现种种现象都指向一个目标——天灾内讧,且知之者甚少,连改革家都毫不知情。吟忧谷一役之后,乱世奸雄与冢虎之间的争斗愈发明显。显然他们都意识到了蚩尤重生这个惊世谜团,乱世奸雄当然不愿意这个邪恶魔鬼再度降世,可冢虎确是无比的渴望蚩尤的降世来改变这个世界。争执不下,最终,身中倚天剑一剑的冢虎以一记狼顾之簺与乱世奸雄来了个同归于尽。另一方面,战后昏迷的欧龙本早已苏醒,但是凤雏的来访使他为了安静思考事情前因后果而伪做继续昏迷。凤雏,曾经的夜色刺客,圣邪之水的守护者,同样知道三国峡谷就是圣邪之水遗址所在。并且更进一步的知道蚩尤死后如何复生的那个咒语——一件邪恶的圣器,两具强大的灵魂,三个特殊的身体,吾将再生!!!!!能对抗这个恶魔的只有:轩辕!!!虽然轩辕肉身已经化做星辰而去,但是预料到这一天的他早已思量了对策,他的灵魂被强制分割成两个部分,以此保证自己有足够的时间追杀万世不灭的蚩尤,当初鉴于融合的契合度,轩辕选择了人类的一对双生子公主做为载体。然而世道轮回,战乱不休,这对双生子也被迫在自己还很小时就分开,而后,最终成为了同盟的大乔与契约的小乔。只是现在,神州大陆最后的希望,她们在哪?

      中央大峡谷附近的一片森林中。双生子晕厥在地,身旁站立着一个奇特的事物:鸟身人头——八怪之一左慈,早在轩辕,蚩尤争雄之前,神州大陆曾是他们的世界,被蚩尤击败而打入黑暗空间之后,他们仍不忘对蚩尤的仇恨,虽然他们本属邪恶,但对蚩尤之仇更超越的意识形态之争,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击杀蚩尤。一直韬光养晦的他们同样明了对付蚩尤的唯一方法只有轩辕转生!眼前这个八怪之一更是大智慧,早已逃出黑暗空间的他一直在找寻方法使轩辕在合适的时候转生,终于让他明白在需要那两个灵魂之外还需要一个特殊的仪式——而这个仪式就是刘皇叔教义中的救赎圣光仪式。所以,在吟忧谷之役之后,他便乘机带走了当时还在昏迷中的刘皇叔,而现在,刘皇叔就跪在双生子身前,吟唱着那个神圣绵长的仪式。

       蚩尤显然意识到这点,虽然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何占上风的时候被瞬间封印,但任何有可能威胁他的事物都不会被容许存在,蚩尤急急的杀向那片树林。神圣的唱歌在那里响起,英雄们立即有所感应。神威最先有所反应,龙骑尖再度出击,一具灵魂飞出——正是当年龙骑尖首次出击时所刺杀的美髯公父亲的灵魂。直直飞往年轻的美髯公身上,在那一刻,年轻的美髯公的父亲的灵魂显圣,他的皮肤开始硬化,他向着那个邪恶恶魔迈出了坚定的步伐,身后,水镜先生法杖上的红龙之眼已经化做星粉而落——寒冰结界正在被召唤,忽然狂风天降,那是八阵图吗,那个禁术?轰然一声响起,勇敢的美髯公灵魂飞向无际的天空,地上是一片伤痕。那龙骑尖离手飞出,一变二,二变四,无数龙骑尖刺向泰坦,试图阻击这个恶魔,红龙之眼的星辰吞噬了水镜先生,而后一片魔法的冰之结界由地底泛起,八阵图结束的那一刻,凤雏在卧龙面前含笑倒下,他的背后是一记来自蚩尤的攻击。仇恨点燃了卧龙的双目,最终禁术——三分天下,开始施法。神威提枪而上直刺蚩尤,只为争取那短暂的施法时间。不远处的树林,圣歌响起,圣光降世,扫除一切邪恶,净化世间悲伤。。。轩辕重生了。。。